毛泽东思想是永不落的红太阳

是“以人为本”还是应“以仁为本”?

   大家都说地狱是最不好的去处,是人们最怕去的地方,因为地狱里最苦。为什么苦呢?因为地狱里充满了邪恶黑暗争斗,最具伤害性,所以最苦。而我们再放眼去观当今世界,只能用人心不足蛇吞象来形容人们那贪欲无度之心的放逸,如此的放逸其心,必然会加剧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的对立性。应知,对立性越强越大,它呈现出的愚举邪行的暴力就会愈演愈烈,那么带给双方乃至大家的伤害就会愈来愈大,可人们不知此实相之理,才导致各国都还在愚蠢地想如何才能增强自己战胜一切的外力,于是就会想尽用尽一切手段去加剧加大对地球母亲的索取,去拆散地球母亲的骨骼(矿产),去抽干地球母亲的体液(石油),去拔光地球母亲的毛发(森林)。可愚昧而不自知的人类却从不去想,自己那不断加大的邪恶之举会给地球母亲以及万物苍生,包括人类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恶果?别忘了,如今有多少野生动植物种群已经被灭绝了,还有多少正处于濒临灭绝之境,不就是最好的说明吗?要知道,地球母亲是个高速运转的载体,承载着万物苍生,极需坚固性,而其坚固性,又来源于各种组成结构的和谐(合协)性,亦合理性。而这本有的和谐(合协)性,亦合理性,随着人们所谓的科技发展以及人心贪欲无度的放逸,正在遭受着疾速地破坏,如今已经变得千疮百孔、脆弱不堪。地球母亲同样也离不开条件反射,亦因果不爽之理,因此在被人类伤害的同时也会有相应的反作,如今越来越严重的极端天气和地质灾害的频发不就是最好的说明吗?可愚蠢的人类对此却麻木不仁,别忘了如果家园毁了,那么无论你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谁也难逃灭顶之灾的厄运。可见,自毁而不自知的人性就是恶性,是魔性,就是愚痴的蠢性。所以对于大家同生共存的唯一家园地球母亲,以及地球母亲所承载着的万物苍生来说,世界上最大、最凶残、最邪恶、最丑陋的敌人就是人类,而人类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那愚昧而不自知的自以为是,就是充满了低级趣味的愚痴心。愚痴心怎知怎觉怎见,虽然人与人肤色不同,所在国家名字不同,但大家都同生共存在唯一的家园里,都依止着同一个地球母亲,本就应该是亲人,亲人之间本应和睦相处、和谐相邻,就应该相融(容)与共,万众一心地共同亲护这不二家园,如此地球母亲才会恒久安康,大家才会共受不变的真乐幸福。别忘了,人都喜欢自己有一个温暖的家,可若都为了一己之私,就会导致父子反目,兄弟相残,婆媳互害,那么这个小家也就被亲人之间的恶性相向而自毁了。小家如此,每个国家乃至世界这个大家也都不会例外。由此可知,反目也好,相残互害,朋友成敌也罢,都离不开家破人亡、国毁家灭、人无处存身之苦果,而这一切,都因私欲产生的对立性不断加大所呈现。故《四十二章经》中佛说“使人愚蔽者,爱与欲也”。鼠目寸光者不知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可吃的,如今家毁人亡的悲剧不到处都在上演吗?如此对立性的攻击不都是在一齐摧残大家同生共存的唯一家园(地球母亲)吗?鼠目寸光的人类更不知大自然正常的运转规律应该是风调雨顺的,就如人一样,本来是没有病的,那“病”是怎么来的呢?是因为人愚痴而自己造出来的,所以自古就有“七情至病,六欲伤身”之理。举个例子说明一下,比如有人总爱生气,怒发冲冠时会满脸涨红,气总把血往脸上逼,那么正常的血液循环就被破坏了,时间一久,首先受伤至病的就是肝。肝没有了正常的气血之通,滞留就不求自至了,肝郁必然导致五脏六腑都会受到相应的伤害,那么病果就必然会出现。同时,人若不知自己被喜怒忧思悲恐惊所倾动时,内分泌也就会相应的紊乱,那不病才怪呢!因此古圣有偈,示警后人“自身有病自心知,身病还须心药医,心若正时身亦净,心生还是病生时”。可绝大多数的后人很难知此真实义,这也正是为什么会有人每月都感冒,可也有百岁从不感冒的人。可见,昧因果者病,明因果者康。自古就有外感内伤是“因”,疾病即是“果”一说,可人们都不知此理,所以若有人能明因果,就能眼观色而不染於色,耳听声不动於声,那就说明此人已不再被一切表面现象所迷惑所拉扯所纠缠,故“於相而能离相”者,则外感即灭,色不生心,心不生色,内伤则无,无成病之“因”,何来疾病之果?病人是可怜之人,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何以故?放逸七情六欲难离恶故。所以,人心越放逸,就越会去追求如何损人利己的智商,却不知损人利己的智商背后所蕴含的真实相是损人必害己。因为智商的商,即是“伤”义,所以自古就有无商(伤)不奸一说。因此人越追求、越迷恋这种智商(伤),也就是越追求低级趣味,人心中的障碍也就越大,障碍越大,心量就越小,心量越小,人也就越无力,越无力,人也就越苦。别忘了,就算发了大财的人,可身不由己的总把钱往医院里扔,你说能不苦吗?绝症缠身之人,就算钱再多他能乐的起来吗?所以一个人无论有钱没钱,若心中充满了低级趣味,那就离不开一个苦字,人生弯路苦,走坎坷不平的道苦,送上断头台路尽苦。借用电视剧《惊情48小时》里面那个万人瞩目的电影大明星白冰冰说的一句话“人生之路就是一个苦字,无论多么有钱还是没钱都离不开苦”。因为人生的方向颠倒了才离不开苦。若一个人总想利益人民,自心向内,见自性的光明——仁性,此仁性的光明既不是太阳光,也不是灯光,而是彻照人心黑暗的智光,智光彻照之下绝不会有暗箱操作之邪念滋生,有的只是自觉觉人,自他两利的觉悟力量,那么苦从何来?而以我字为中心,利益为方圆的颠倒心,则离不开无度的贪欲,心总向外攀缘、奔跑,不是迷金钱,就是恋美色,越向外攀缘,心就越黑暗,那么就会自己把自己往断头台上逼,黑暗笼罩,错认相伴其心,着魔,能不苦吗?故《大般涅槃经》中佛说“世间法者,有字无义,出世间者,有字有义,何以故?世间之法,有四颠倒,故不知义,所以者何?有想颠倒,心倒见倒,以颠倒故,世间之人,知字而不知义。”不知义者,即是不知真理义,也就是昧于觉悟义,不知仁性为何义,故总是欲求得而不得,所以有想颠倒、心倒见倒者,人生只有苦,而无有真乐。故《华严经》中佛说“凡所作业,皆颠倒相应”。因此,以人为本,就是以苦为本,以恶为本,以蠢为本,以魔为本,如此迷恋魔性的人心也就不知不解“仁”之真实义,那么就只能心甘情愿地做自心的奴才,身不由己地被自心中的低级趣味所逼迫,所奴役,所驱使,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命”,此愚痴之命,和一切人事物互动就形成了“运”,如此奴才的命运能好吗?所以无论走到哪里,无论碰到什么,无论做什么事都离不开苦。故,世上奴才最苦最可怜,就因为无力面对一切才苦。不信请看,无论是大富翁也好,还是有着高学历的硕士研究生也好,不也都因为无力面对自心的烦恼痛苦而选择跳楼自杀吗?活着是烦恼苦,跳楼自杀后就是死苦。所以只有无力者才去向外祈求祈祷和平、和谐。却不知和平与和谐,不是一厢情愿地祷告就能得到的,只有以仁感人,以仁化人,以仁而格不仁,才能呈现出和谐的真实之果。因此“以人为本”必出自高智商的愚人口,因为愚人辈私欲覆心,不可能明白只有“以仁为本”才是众善之源,万德之主。故,只有否定“以人为本”,树立“以仁为本”,世间和谐才会不求自至。何以故?“以仁为本”即是以平为本,以正为本,以大为本。佛说“正说知见时,知见俱是心,当心即知见,知见即於今,如此之法为大明灯,可照亮世间一切愚痴黑暗”。因此,“以仁为本”也就是以自觉觉人,自他两利的真正智慧、光明、善良为本。为什么“知见俱是心”?因为正知见,亦无知见。无什么?无有任何伤害性的知见,叫正知见。和众生同体不二的慈悲心,不但对一切无伤害,而且有同体生大悲,悲心拔苦的功用。故只有正知见能令人感到不二暖义。何以故?具足了不二亲和力的觉性(仁性),不但对一切都没有伤害性,而且对一切都有应机之妙法的救赎作用,正确引导的榜样作用,如同良医皆施对症之药一样,即治病又净心,以断其病根。所以,正知见心无量无边的大!其无坚不摧的“法”力也就无量无边的大。故,六祖慧能大师说“法即甚达,汝心不达”,又曰“说通即心通,如日处虚空,唯传见性法,出世破邪宗”。什么叫“法即甚达,汝心不达”,换句话说就是“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要知道,百思不得其解也好,摸不着门道也罢,都是因为人无能,即无力,无能无力皆因不识,不识就说明力到不了,故难者,障也。药不对症,好药也变毒药,何以故?是药三分毒。所以治病变至病,甚至害死人,皆出自庸医之愚举。法不应机,越治越乱,善法也变恶法,出自昧法者之迷。愚也好,迷也好,盲也。请大家好好想一想,为什么在改革开放中沈阳市最具现代化设施的法院办公大楼刚落成,而作为市领导的马向东和不少法院的院长、副院长、检察长等众多法律高官们却都身不由己地自己把自己逼上了人民的审判台?为什么改革开放的今天,上海四位高级法院的厅局级干部却去集体嫖娼?这说明他们都是法盲,法盲者只知道法律条文的文字,却根本不知不觉不见这个“法”字的真实甚深义,才存侥幸心理而无视法律,所以他们才会带头去犯法、去毁法,去践踏法律。如此的法盲在政府部门做执法官,做领导,难怪社会上贪污腐败、蜕化变质、卖淫嫖娼、吸毒贩毒、假冒伪劣、豆腐渣工程等等不良现象会屡禁不止,甚至越来越泛滥。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所以百姓的无知,就是政府的无能(力)。无能之辈,又何言利人益己?对于人民,正引二字又何在?挽救人心也就更免谈了。何以故?昧于因缘果报本末究竟的正确揭示故,愚昧而不自知故。至此我们也就知道了为什么《华严经》中佛说“一切万法皆无自性,以何为自性?以心为自性”,就是告诉我们,法无正邪,正邪在心,心正法亦正,心邪法亦邪,心邪执正法,正法也变邪,心正执邪法,邪法也变救人的正法。故,万法止於一则正,有二则非,言行不一则为二,言行不二方为一(真)。正要心正,貌正心不正,绝不是合格的共产党员。因为心正则诸恶不侵,心邪则染缘易就,道业难成。所以“不识本心,学法无益”,也就是说无觉之人心必邪,心邪当干部,不可能有益于人民,何以故?《维摩诘经》中佛说“自心不净,而教人者,无有是处”,“若自有缚,能解彼缚,无有是处”;若自无缚,能解彼缚,斯有是处”。所以,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有的是什么心?有的是一颗具足了识破一切错认的真实力量,亦法力无边的仁心,也就是觉悟心、智慧心,只有仁心才能呈现出识破一切错认的真实力量,亦觉悟,才能拒腐蚀永不沾,才能永远清净光明饶益一切人民,所以仁心又叫金刚心,因为只有金刚才能破一切而不被一切所破。事实胜于雄辩,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别忘了,解放前被世界各国称为东亚病夫的旧中国,到处都是娼妓毒品坑蒙拐骗偷,可在真正的伟人毛主席的领导下,转成新中国后,最丑陋的旧中国却变成了世界上唯一没有娼妓毒品偷盗,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净土——新中国,这不正验证了大乘平等法的无比殊胜吗?敢问全世界有哪个总统、领袖能做到此举的万分之一?别忘了,自古就有“迷人口说,智者心行”一语。正因为毛主席有一颗和人民相容(融)与共、同体不二的仁心,才会有正确解决一切的真实力量,亦大觉悟,所以在他面前“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就成了真正心行实践的验证。而迷人只会把有字无义的大名词挂在嘴上为自己涂脂抹粉,如此不但没有丝毫的实效,往往还会颠倒相应,不信请看,人们总把“科学管理”挂在嘴上,可为什么却总适得其反?就因为理不通,则事难应,更别说去执行了,那么于实践中怎能见光明?可见,只有嘴上所说之理,即是实践所行之事,事即是理,理即是事,理事一如,方名心通。何以故?事透而理自全故,而绝不是以理代事(概事)。所以“唯传见性法”的“性”指的即是“仁性”,亦法力正能量之源,也可以叫做佛智,佛智者佛心的力量也,故六祖惠能大师说“般若无形象,智慧心即是,若作如是解,即名般若智”,故仁性亦真智慧,也可以叫觉悟,也可以叫般若波罗密,也可以叫佛性,因为他是不动不变的真实力量,故也可以叫真理,亦济世利生之实力。“出世破邪宗”指的是,除此真理(正知见)之外,都是假理歪论,都是经不住实践检验的。至此应知,全世界唯有毛主席一人深知这个“法”字,指的不单是白纸黑字的法律条文,最重要、最关键、也是最根本的,是指人心对外在一切人事物互动的觉悟,亦识破一切错认的真实力量,也叫法力。人心只有开启了这种法的力量,才能脱离一切低级趣味而不被金钱美色权力所惑,呈现出拒腐蚀永不沾,才能显现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全心全意为人民的仁心,才能把幻变无常的人心所呈现出的假我小我,转变成不动不变仁心的大我真我,也只有凭此识破一切错认的真实力量——觉悟,人生才能做到虽有烦恼如无烦恼。何以故?慧眼见真故!一眼就能识破烦恼的来龙去脉,烦恼之苦即成觉悟之乐。这也就是为什么周总理教育工作人员“要做真我大我,不要做小我假我”的所在。因为只有仁心才会被大家尊和敬,信仰的作用才会不求自至。所以《四十二章经》中沙门问佛“何者多力?何者最明?”佛说“忍辱多力,不怀恶故,兼加安健,忍者无恶,必为人尊,心垢灭尽,净无瑕秽,是为最明。十方所有,无有不知,无有不见,无有不觉,可谓大明也“。这不正是《心经》中佛所说的“故知般若波罗密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的所指吗?这不也正是《圆觉经》中佛所说的“以大圆满觉悟为我心中伽蓝(寺庙)”的所指吗?这不也正是从伟人毛主席和人民敬爱的周总理朱老总以及那些为人民奉献一生的革命老前辈们,其终身的言行所验证过的吗?  

 

    至此应知,世界风云变幻,动荡不安,皆因人心随境所转而呈现。何以故?相由心生故。人都会为了一己之私,为了无度的贪欲,而变得喜怒无常,朝三暮四,挑肥拣瘦,争强斗狠,凶残恶毒,不计后果,如此世界能不乱吗?可见人心才是指挥一切的司令部,所以净化人心觉悟人心,使人心中能开启这种觉悟力量才是达到和平幸福的唯一佳选,别无他途。否则,人心不净,那么就算你把外在的一切都改变了,那也是白搭,还是一个乱、还是一个毁,还是一个蠢,还是离不开苦。何以故?佛说:“制心一处者,方可无事不办”故,而人心中染杂的低级趣味会使人们心中产生八万四千个不良心念,那么为了一己之私,人与人之间的对立性就会使社会形成一盘散沙。只有人心脱离了一切低级趣味,清净心才是无染无杂的金刚心。因为真理是不动不变的大光明,没有人会在大光明之下,还愿意去走灾难险径,还愿意去往无底深坑里跳,人们在真理光明彻照之下都会走和平和谐的共产主义康庄大道。否则就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错把假理歪理当真理。比如电视剧《美丽人生——妖惑人心》一集里面的刑警队长、缉毒警说出的吸毒贩毒的罪恶之源就是毒品,可却不知毒品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按他们的逻辑来分析,那么小偷偷手机的罪恶之源就是手机了?贪污腐败、蜕化变质的罪恶之源就是金钱了?可别忘了,为什么有的人,自己有钱不舍得花却总愿意帮助不认识的亲人?而有的人却为了钱自己把自己逼上断头台?所以说,无论钱也好,色也罢都不是令人行上灾难险径的罪魁祸首,真正的祸根是人们有所得的心所产生错认的低级趣味。所以我们若不在净化人心上下功夫,而只知在外相上去打造、打压,不仅是徒劳的,甚至还会适得其反。何以故?有打压就有反作故。别忘了,旧社会面对日本鬼子、资本家、包工头严密的监督,工人阶级可以出工不出力,当监工过紧时还可以出力不出活,因为有招就有破招,而解放后同样的工人阶级,却能一天干出好几天的效益来,而且主动的不计报酬的加班加点,这不正是人心不同的鲜明对照吗?所以说天底下没有假冒伪劣的产品,没有豆腐渣工程,有的只是假冒伪劣的心和豆腐渣的心。

 

    可见,要想世界真正的和平、社会真正的和谐,那么无论肤色是否相同,国家名字是否一样,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认识真理,护持真理,别无他途。因为只有真理是正确揭示甚深因缘果报的真实力量,只有真理才能彻照人心中的一切愚痴黑暗,才能令人心清净从而呈现出人本具的仁性来,也只有真理才能让你真正明白因缘果报本末究竟,才能让人从身不由己地做低级趣味妄心的奴才,转成做自心的主人,这就是革命二字的真谛。也就是说革命不只是在外相上去降服对方,革人家的命,而是把自己那充满了低级趣味而显现出的愚迷、黑暗、自私、痛苦无力的“命”革掉,那么人心本具的清净、光明、善良、快乐、自在、智慧有力的命就呈现出来了,如此人心就转成了仁性,就能以“仁”义之慧来提升自己的“运”,以觉悟有力的“命”来驾驭自己的“运”,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做了自心主人的仁者,其言行才能令大家受益。何以故?《圆觉经》中佛说“只有清净的一心才能流出清净的真如,真理的力量般若波罗密,饶益一切人民”。可见,真理如同太阳,和太阳的远近程度,就决定了温暖的程度,和真理相应的程度,也就决定了人心的恶与仁性的善相应的程度。人心都清净了,国家也就如人革命一样,旧貌换新颜了。所以,人们若离开了真理这唯一识破一切错认的救拔力量,那么人世间是没有快乐、没有安稳、没有真善可言的,就算人们所认为的“善”,但起到的作用也往往会是助纣为虐。何以故?增益对方的不良心念故,所以世上才会有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一说。因此古圣贤说“未见菩提的善行,皆属魔业,妨碍菩提开启的善行,皆属魔业”,菩提者,觉悟也。所以说只有在物质帮助对方的同时,也在其心中播种下菩提(觉悟)的种子,那么他心中才会开启识破其心对一切错认的真实力量,有了这种识破一切的真实力量(觉悟),其心从此才会走向光明,这才叫真正的善。可见,只有和人民相容与共、同体不二的仁心才具足了亲和力,其清净的言行才会让对方感觉到温暖,暖法蕴含的菩提亦觉悟力量才能使其转坏为好、转恶为善、转暗为明。这也就是佛在《圆觉经》中说的“一身清净能至多身清净”的真实义。否则,昧于真理者,认领的都是自以为是的理,依此理之人无论是为了名还是为了利,都会处在占便宜没够,吃亏难受之状态,那么就必然会去追求如何损人利己的智商,亦低级趣味,人越追求越开发这种智商,就越自以为是,越自以为是就越觉得自己了不起,就越看不起别人,如此心态者就会总拿手电筒朝外照,只见他人错,不知不觉不见自己恶,如此的迷心外见,就会令其心中无明黑暗邪恶的力量愈来愈大,也就是低级趣味愈来愈大,愈来愈多,低级趣味愈多愈大,障碍就愈多,障碍愈多,人的心量就愈小,心量愈小,人就愈无力,人愈无力,就愈苦。因此人们常用针尖、麦芒来形容人心的渺小。别忘了,针也好,芒也罢,都是用来形容刺向对方的利器,所以人与人之间针尖对麦芒的恶性互动,其果报往往就是两败俱伤,那么总想扎向外边的人心,一定使其人生之路离不开邪歪逆返,越走越窄,越走障碍越多,一定是与不断加大的苦相伴,这就是逆来邪受的人心所行之报;而仁心如大海一样广阔,如棉花一样柔软,既广阔又柔和忍辱的仁心,虽有逆来却因同体不二的心平而呈正观,正观之下就能正受,如同针尖扎向大海,扎向棉花,既无双方的伤害又能呈现净化对方的不二功德,没有了对立性的苦果,有的就是转烦恼成觉悟的正受果。可见,只有此识破一切错认的真实力量,才能化恶为善,才能化敌为友,才能化干戈为玉帛。何以故?心平眼正法才真故,所以当以不二心为真,以不二理为理,才叫真理。故真心才能呈启金刚力,亦法力、觉悟力、智慧力,真正的觉悟力才能成就真和谐,这就是周总理为什么对我们的体育比赛说“要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因为无彼此的分别,真诚的为对方鼓掌喝彩,得到的才是对方的佩服和尊敬,那么即便输了,也虽败犹荣,何以故?越来越多的真朋友远比追名逐利招来的嫉妒、嗔恨要好得多。要知道,没有对立性,有的都是真朋友,那才是真和谐,所以人们常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若能做到远近八方全是不二和谐的真朋友,双方都安康幸福,那才是真正的其乐无穷,才能真正体现出“拳脚小功夫,容人大丈夫”之理的殊胜性。 

 

    可见,人之区别心产生的智商(伤)离不开加强对立性的不当之举,而全世界唯有毛主席那无区别的平等智慧光能彻照世间一切愚痴黑暗。他老人家深知,离开了人民,党不是党,国也不是国。所以从制定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就开始了以净人心为治国之本的干净光明的政(正)治,他老人家以自心平等胜智,亦金刚智慧,即人间唯一的正知见,从犹如一盘散沙的旧中国愚迷的民心中,调发出了清净、光明、善良、有力的仁性;才能以简陋的武器降伏了现代化装备的国内外强敌;才能令日本法西斯侵略者中的一些受益之人调转枪口反对自己国家的恶行;才能令对立面的国民党数百名高级将领带着部队都投降了毛主席领导的共产党的正义军队;才能令那些在旧社会连鬼都不如的妓女,变成了新中国工厂里的生产标兵、劳动模范;才能令充满坑蒙拐骗,娼妓毒品偷盗的旧中国,转变成为世界上唯一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没有毒品娼妓的人间净土新中国,这就是不争的事实,这也正充分验证了“以仁为本”的无比殊胜。可见,毛主席以净心为治国之策,就是最好的 “以仁为本”。因为人心净一切净,人心安一切安,人心正一切正。如此越来越多的人,才会在平凡的岗位之中做出愈来愈多不平凡的伟业来。事实胜于雄辩,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总帮助不认识的亲人,却从来不留名姓的雷锋精神不就是最好的说明吗?可见,共产党员只有安住在和人民相容(融)与共,同体不二的真平等心上,才能呈现出不变的仁性饶益一切人民,才能真正体现出同心同德的群众路线,北京市有一位领导说“要培养出对群众的真情”,却不知真情是培养不出来的,只有灭度了人心,才能呈现出仁性的真情,如此的仁性才能令共产党员终生勤俭节约,艰苦朴素,才能体现出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不变的真性来。否则,从奢华成风的贪官嘴里说出的“为人民服务”就犹如同鬼哭狼嚎,让人听了恶心。为什么呢?因为老百姓不喜欢听演戏做秀的台词,爱戴尊敬的是一心为民的公仆,是敢于铲除滋生恶人的坏土壤,敢于面对伤害腐蚀人心的恶法,敢于将此祸国殃民的恶法消灭之的习近平总书记。而狼子野心的贪官想的迷的追求的都是位高权重,因为位高权重才好以权谋私大捞其富,所以他们最厌恶的就是人民公仆这个光荣的称号,最仇恨的就是新中国的平等和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党性,虽然他们嘴上说马列主义,但却兴私灭公,极力地倡导私有制。这不正是魔心念佛号,打着红旗反红旗吗?别忘了,马列主义的宗旨就是要铲除一切私有制,因为私有制的出现就意味着欺诈剥削的出现,而欺诈剥削就是毁灭平等这唯一的真理发源地,即一真法界的刽子手,没有了和人民相融与共、同体不二的真平等心,也就是没有了真理的源地,那么仁性就被喜怒无常的人心代替了,没有了仁性即没有了觉悟的共产党员,其党性何在?共产党员的党性没有了,那么共产党也就名存实亡了。如此全心全意为人民也就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就是为钞票服务。为钞票服务就意味着和谐和平被彻底毁灭了。请大家好好想一想,那些暴富的私企煤老板,他们大把大把的钞票,不都是由矿工们的尸体堆出来的吗?那些黑了心、烂了肺的私企老板们,为了能多捞钱、少花钱,有谁去管人民死活,国家的前途,大量的排污导致了无数的癌症村,请问他们的良心何在?那些小作坊私营主们为了利益,把老百姓当成小白鼠,什么地沟油、苏丹红、瘦肉精、三氯氰胺、洗衣粉馒头、转基因食品等等,只要能赚钱阴招损招全用上。还有那些富得流油的房地产大亨们,为了能再多赚点,就去偷工减料,如今豆腐渣工程、假冒伪劣遍地都是,而这一切缺德邪恶的丑行不都是私有制的产物吗?再请大家好好想一想,为什么在重大事故发生后仍然有那么多存在安全隐患的黑煤窑在开工?环境污染迫在眉睫,可为什么排污不合格的私企却屡教不改,甚至还嚣张跋扈?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可为什么包工头拖欠农民工的血汗钱(工资)还理直气壮?因为那些压榨、盘剥、欺负老百姓的先富起来的人渣,他们背后有被金钱美女腐蚀的党政干部,这些腐败堕落、蜕化变质的党员干部就成了他们理所当然的保护伞。倘若没这些黑保护伞,那么他们还有处容身吗?可见,贪官者恶,就因为他们想颠覆新中国、想把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送回解放前,想毁灭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党性。而他们的邪恶之所以有市场,就因为他们迎合了人们心中的私欲,调发出了人心中的邪恶黑暗,令那些爱占小便宜的人背离了真理,而变得鼠目寸光。不信请看中央电视台报道,据统计中国人每年在餐桌上的浪费,其价值就高达2000多个亿,被倒掉的饭菜就相当于2亿多人一年的口粮。而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作为一个大国的主席,一辈子只用过一床被子,补了54个大补丁,多少中央领导想给他换,可他老人家却说“你们不要小瞧这个补丁,我们中国是个人口大国,每个人节约一块补丁可以帮助一个小的国家渡过一次灾难。”如此鲜明的对比难道还不值得人们深思吗?别忘了,每个人对自己都是不含瑕疵的百分之百的真,只有和人民相融(容)与共,同体不二的真平等心,才会呈现出视对方如自己的百分之百的真,这种无染无杂的真心才会无私无畏,才能呈现出真正的理,真理。故,佛在《四十二章经》中说“视平等如一真地”,就是告诉我们,此真平等心名正等,正等心上所起的言行,叫正觉,佛法上说的无上正等正觉即是此义。换句话说就是“一真圆觉妙心得以安住,任持万行而无爽失”。也就是说,只有契合真理的言行才无坚不摧,才可破一切而不被一切所破,都是对人民有益而无害的。

 

    所以佛法传到中国,其实就是把共产主义真理传到了中国,只是那些只图自了的宗教界人士的人心不认领此真实甚深的佛义而已。请看,《观普贤菩萨行法经》中佛说“视一切人犹如佛想,于诸众生如父母想”。《金刚经》中佛说“众生是佛,佛是众生,众生非众生是名众生”。这不正为我们示现了真正的大乘平等法吗?再看一千多年前,法海问六祖慧能大师“师留何教法,可令后代的迷人得见佛性?”六祖慧能大师说“后代迷人若识众生,即是佛性,若不识众生,万劫觅佛难逢。吾今教汝,识自心众生,能见自心佛性,欲想见佛,须识众生。只因众生迷佛,非是佛迷众生,自性若悟,众生是佛,自性若迷,佛是众生。自性平等,众生是佛,自性邪险,佛是众生,一念平直,即是众生成佛”,若解悟以上六祖慧能大师的圣义,那我们也就明白了,众生都具有仁性,亦佛性,只因心迷把妄当真,而不能自知自觉自见,只有通过像六祖惠能大师这样的善智师开示,我们就能识破其妄心的因缘果报,妄心即成真心。否则若把众生放在心外,人就永远离不开一个迷字,为了一己之私,就算是亲人都可以反目,这就是不识众生。何以故?知人知面不知心故,也就离不开彼此之间加强加大对立性故,我字为中心,利益为方圆故。可别忘了,对立性越大,恶性相向呈现出的邪恶也就越大,而邪恶带给双方的伤害也就越大。反之,若能解悟佛说的“视一切人犹如佛想,于诸众生如父母想”的甚深真实义,就能和众生相容与共、同体不二,那么众生就都融在自心之中,如此缺斤短两、坑蒙拐骗、嫖偷贪也就被灭度了,自私、渺小、短视、怯懦、黑暗的人心就转成了“众善之源,万德之主”,光明彻照一切的仁性,如此就叫真识自心众生,也就呈启了他心通之力,就能做到知人知面又知心,知道了不二心的微妙,就能在实践中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就能化恶为善,转暗为明,转坏为好,如此的仁性还需外法来约束吗?所以说,大家本就同生共存在唯一的家园——地球上,本就是亲人,就应该随顺佛的教导,当以万物一体为本,而这个“本”指的就是胸怀天下的本心,也就是仁性。故,六祖慧能大师说法宝佳偈: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修禅,恩则孝养父母,义则上下相连,让则尊卑和睦,忍则众恶无喧,若能钻木取火,淤泥定生红莲,苦口的是良药,逆耳必是忠言,改过必生智慧,护短心内非贤,日中常行饶益,成道非由施钱,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若能依此修行,真乐就在眼前。

 

    大家好好想一想,为什么一个从未上过学的大老粗却能说出如此济世利生的无上法宝?再请大家深思一下,六祖慧能大师的仁性所呈现的法宝不也正是护念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党性的珍宝吗?这也就是为什么毛主席的秘书林克在报纸上说毛主席总称赞六祖慧能大师的所在。难道这一切还不能令我们那些有着高学历、大文凭、高智商的专家、教授、学者们的人心感到汗颜吗?别忘了,若离开了以净心为治国之策,那么真正不变的好人世上难找,所以我们当“以仁为本”,而绝不可“以人为本”。